當前位置:主 頁 > 人生故事 >

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18171:喊魂

時間:2012-03-23 作者: 點擊:次

体彩江苏7位数24期预测 www.wjsrm.com   早晨剛上班,日報主編老羅對我說:“你去采訪一下臨江村的劉村長,報紙已經在第一版留出四千字左右的版面了?!?
  領了任務,我不敢怠慢,當日起程前往臨江村。
  臨江村緊挨著黑龍江,村子里的一多半人靠打魚為生。來臨江村之前,聽老羅介紹說這幾年臨江村搞得相當不錯,村民的收入比前幾年翻了好幾番,值得一寫。其實我心里很清楚,像我們這樣的地市級報紙,只要肯花錢,保證能在報紙上留下大名和身影。
  到了臨江村,村長老劉已經派人在汽車站接我并領我去了飯店。剛坐下,一個年近五十的中年漢子老遠就把手伸過來:“歡迎,歡迎啊! 你這么大的記者能到我們窮鄉僻壤采訪,真使我們這個小村蓬蓽生輝呀!”
  聽說話語氣,我知道這個人肯定是劉村長。我連忙站起來和他握了握手,他拍著我的肩膀讓我坐下來,然后坐到我身邊說:“周大記者這次到我們鄉下,能不能多住兩天?”
  我歉意地笑了笑說:“怕是不行,家里還有事。今天晚上我必須連夜把稿寫完,明早請你過目。要是沒有什么問題,我明天下午就得乘車趕回去?!?
  “既然周記者有事,我也就不勉為其難了,等以后有時間一定要到我們這里來玩。到時候,我帶你下江看看?!?
  我連忙點頭說:“一定,一定?!?
  吃完飯,天已經黑了,劉村長讓人把我領到一家緊靠江邊的小旅館住下。這家旅館是幢平房,透過北面的玻璃窗可以看見浪花翻滾的黑龍江。
  開店的主人姓路,我叫他老路。春夏秋三季在這家小旅店里住宿的,幾乎全是倒騰江魚的魚販子。時令已經到了深秋,漁民扣網了,漁船也都被拖上岸,那些魚販子就都走了。只有我一個旅客,旅店里顯得十分冷清。
  正坐在桌前看劉村長的材料,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凄厲沙啞的叫喊聲。那聲音伴隨著秋風傳過來,顯得格外凄慘悲涼。
  深更半夜的,誰在外面喊叫?我好奇地推開北窗探頭朝外看。外面一團漆黑,什么也沒看見,喊叫聲倒是很清楚:“張三你回來呀!張三,你回來吧!”
  ——喊魂!
  這時候旅店老板老路進來給我送開水了。
  “喔,村里一個叫彩云的瘋女人在給張三喊魂呢?!崩下芬槐咄坷錒嘧趴槐咚?。張三是彩云的什么人,為什么彩云要給他喊魂?憑著職業的敏感,我覺得里面肯定有故事,我忙遞給他一支煙,請他講給我聽。
  客人少,老路也沒有什么事,他在床邊坐下給我講了下面的故事。
  二十多年前,我們這兒還稱不上村子,只是索吉漁業隊的一個網灘,管事的是劉灘長。那年劉灘長已經年近三十,媳婦彩云才十九歲。
  彩云不僅年輕,人也長得水靈,再加上對人熱情,那些年輕的漁民打魚回來,都愛去她家坐坐——去她家次數最多的,是一個叫張三的上海知青。
  劉灘長怕彩云被拐跑了,見家里來男人便沒好臉色給他們看。那些年輕人都覺察到了,于是去彩云家的人漸漸少了。彩云聽到風言風語,也勸張三少來。那個張三根本就聽不進去,該怎么去,還怎么去。
  一天,彩云和張三正坐在屋里說話,劉灘長不知道什么時候悄悄地溜回來了,他怒氣沖沖地上去給彩云一巴掌。張三上去責問劉灘長:“平白無辜的,你憑什么進來就打人?”
  劉灘長平時霸道慣了,見張三敢來質問他,氣不打一處來:“我打老婆,礙你屁事了?媽的,敢勾引我老婆,我整死你!”張三聽出灘長話里的意思,臉紅脖子粗地問:“誰勾引你老婆了?你給我說明白點!”灘長冷笑著說:“我就打這個不知好歹、吃里爬外的娘們兒怎么了?別說她呀,你那小樣的,我也一樣……”
  劉灘長的話還沒有說完,張三已經撲上去了。張三哪里是膀大腰圓的灘長的對手,沒支巴幾下,就被灘長拎著脖領子扔到外面了。
  過了大麻哈魚汛期,天冷了,在江里漂流了半年多的漁船這時候也都歸港了,騷動了整個夏天的小漁村又恢復了平靜。這天劉灘長家里傳出來一陣哭叫聲,接著便看見彩云披頭散發地從家里沖出來,一直朝江邊跑去。灘長跟在她后面罵罵咧咧地說:“去死吧,去死吧!大江沒有蓋,去跳呀!”




本月熱點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