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 頁 > 親情故事 >

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:我的酒鬼老爸

時間:2016-04-26 作者:未知 點擊:次

体彩江苏7位数24期预测 www.wjsrm.com   1

  我恨了宋建國很久。久到漫長的青春期時光里,我所有的努力,都只不過是為了有一天變得足夠強大,然后帶著我媽離開他,也離開這個家。

  你猜得對,宋建國是我爸。

  如果你見過那種嗜酒如命的人,又或者看到過那種喝醉后喜歡撒酒瘋的人,就能想象出他的樣子。因為他,原本最美好的青春歲月,變成了我生命中極為黯淡的一段時光。

  我爸時常喝得不省人事,我媽想盡辦法阻止他。后來實在沒辦法了,只好將家里的現金、存折以及銀行卡全都藏了起來,然后再去家旁邊的各個小店打招呼,請他們幫忙不要賣酒給我爸??墑撬苡邪旆ㄅ驕?,然后在大街上喝得不省人事。有熟人看到了,會幫忙打電話通知我媽。我媽一邊氣得發抖,一邊又不得不騎著電瓶車去找他。

  常常讓我覺得后怕的是,喝多了發酒瘋的他,會掄起胳膊打我和我媽。酒醒后,他又一個勁地道歉,懺悔,請求我們原諒他。但原諒有什么用呢?下一次,他照樣惡習難改。我心疼我媽,而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,就是帶我媽遠離這個家。

  很長一段時間里,我一直沒辦法說服自己接受我爸。因為,我曾見過最好的他。

  那個存在于我記憶里的男人,風趣幽默,睿智大氣,在我心里就像一座山。所以后來的我,很難將眼前這個躺在地上喝得云里霧里的男人,和父親這個角色畫上等號。

  有時我挺懷念他下海經商前的那段時光,日子苦了些,但那時候,當老師的他儒雅得像個紳士。是在我十三歲那年,他突然改行做生意。起初躊躇滿志,但投資的生意很快就將家里的存款全都賠了進去。

  從此他一蹶不振。嗜酒如命的毛病,就是那段時間養成的。

  其實他不喝酒的時候,還是那個慈祥可親的父親啊。甚至某些瞬間,我會恍然覺得他仍然是那個讓我膜拜,讓我覺得驕傲的男人。只是有些東西,到底還是不一樣了。

  我對他,漸漸就有些厭惡起來。發展到后來,那種厭惡夾雜了恨意。

  2

  我沒辦法不恨他的,他幾乎毀了我整個高中生活。

  我清晰地記得,那個夏日的午后。高一課堂上,數學老師在講解一道幾何題。講到一半的時候,窗外突然傳來一陣叫喊聲。有人喊“誰是林海,給我出來”,我們班教室剛好在一樓,聽得格外清晰。而我一下子緊張得心跳到了嗓子眼,因為那個身影,以及那個聲音,我都再熟悉不過。

  對,那個人是我爸。

  他跌跌撞撞地闖進教室的時候,我恨不能找個地洞鉆進去。我低下頭,看著他在門口嚷“誰是林海?出來!”安靜的教室瞬間亂成一鍋粥,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,這人是誰,為什么找林海?我大抵猜出,他是翻到林海寫給我的情書,喝醉后直接跑教室來撒酒瘋了。我戰戰兢兢地回頭看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林海,他一臉茫然地看著我爸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  數學老師想維持課堂秩序,但我爸嚷得更厲害:“林海到底是哪個臭小子,敢拐騙我女兒。我告訴你,門兒都沒有,趕緊給我出來。”

  我手足無措地坐在座位上,真不想承認他是我父親。但下一秒,他跑到我的座位前,拉著我的手說,小雅,咱們……咱們回家,爸?;つ?。我能說什么呢?我要如何告訴喝醉了的他,我不需要他的?;?,他不給我惹事就已經萬事大吉。

  因為他,整個教室陷入混亂,所有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。我急得趴在桌上哭了起來,他仍然賴在教室里,嘴里嚷著“林海,林海,快出來”。一直到數學老師叫來保安,將他帶走。

  是在那天之后吧,我成了學校里的“小名人”。他讓我顏面盡失,也讓我高中三年都在學校里抬不起頭。全校的師生都認識我,即便叫不出我的名字,也知道我的代號——“那個酒鬼的女兒”。




本月熱點
隨機推薦